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向深入,访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

· 2020-05-15 06:56

做好经济工作的基本前提和关键所在,是要科学认识当前形势,准确研判未来走势。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给中国经济把了脉、定了调、开了方。步入经济发展新常态的中国经济,正面临增长速度换挡、发展方式转变、经济结构调整、增长动力转换的新形势,做好下半年经济工作,关键是要深刻认识经济发展新形势,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

www.18luck.com,大型政论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第二集生动诠释了对中国经济“怎么看”“怎么干”的重大问题。

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经济运行呈现新特征

“十二五”期间,世情、国情发生深刻变化,我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在经济新常态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呈现怎样的新特点、新趋势?对“十二五”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怎样深刻的影响?记者就此采访了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

增长速度换挡,这是经济步入新常态的基本特征。中国经济上半年增长7%,是在世界经济仍处于深度调整期、我国经济正处于“三期叠加”的特定阶段,并且是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巨大体量上取得的,实属来之不易。7%左右的速度,与我们的年度预期目标是相符的。经济发展受资源禀赋、环境负荷、劳动力供给等制约,有快有慢是正常的,也符合典型经济体的一般规律。新常态需要稳心态。观察速度要看是否过快过慢,是否影响了就业,是否影响了人民群众的获得感。

结构性;供给;改革;常态;经济发展

上半年,经济形势闪耀新亮点,经济运行也呈现新特征。

经济增长换挡不失势

发展方式转变,这是经济步入新常态的内在要求。随着经济增速放缓,以往铺摊子、上项目的老做法,其产生作用的边际成本越来越高。面对资源的“红灯”、投资的“黄线”、土地的“红线”,只有坚定不移地加快转变发展方式,从主要追求数量速度,拼规模、拼消耗的粗放增长,转向数量质量效益并重,可持续发展的集约增长。近年来单位GDP能耗逐步下降,今年上半年单位GDP能耗同比下降5.9%;清洁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达到17.1%,说明我国经济运行的质量在逐步提高。一些地方的实践也表明,越尽早转型,主动转型,越能率先发展。比如,地处东部率先发展区域的上海,是最早进入经济新常态的地区,转型阵痛比全国大部分地区来得早。上海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长7%,税收收入增长23%,经济运行优于预期,初步尝到了转型的甜头。

大型政论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第二集生动诠释了对中国经济“怎么看”“怎么干”的重大问题。其主题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了新常态,适应、引领这个新常态必须坚定不移地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向深入,寻求新动力、挖掘新动能、开辟新路径。

告别了高歌猛进,中国经济步入新的运行轨道。进入新常态,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各种矛盾和问题相互交织。适应新常态,面对新问题,党中央、国务院运筹帷幄,全国人民迎难而上,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保持稳中有进势头,出现积极变化。

2011—2014年,我国GDP年均增长8.0%,由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十二五”期间,预计我国经济年均增长近8%。

经济结构调整,这是经济步入新常态的必然选择。积极推进经济结构调整,是我国实现更高质量、更好效益的经济增长的必由之路,也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的“主旋律”,各主要经济体都在积极致力于结构调整。近年来,我国服务业已超过制造业成为第一大产业,以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等为代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随着《中国制造2025》规划和“互联网+”行动计划的落实,新兴产业和新兴业态将迎来发展壮大的新机遇。不容忽视的是,制造业产能过剩仍然严重,一些企业经营困难。企业兼并重组、生产相对集中不可避免,经济结构调整需要更多的勇气和智慧。

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综合分析世界经济长周期和我国发展阶段性特征及其相互作用作出的重大战略判断,是对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阶段性变化特征的概括性表述。经济发展新常态的主要特点是:增长速度从高速转向中高速,发展方式从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率型,发展动力从主要依靠资源和低成本劳动力等要素投入转向创新驱动。新常态的直接表现是经济增速换挡,本质是发展方式转变、结构调整和动力转换。

——增速虽然放缓,实际增量可观。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上半年经济总量增长7.4%,实属不易。经过30多年高速发展,中国经济已是一个巨人,总量基数很大,每增长一个百分点所代表的增量不可小看。按今年的经济增速目标计算,全年经济增量就约达5万多亿元,约相当于1994年全年的经济总量。更可喜的是,物价水平保持平稳,就业形势较好,民生继续改善,结构调整有新的进展。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是新常态的最基本特征。在速度换挡期,我们既要走出高速纠结,又要保持合理的增长速度,让经济运行长期处于合理空间。这样的经济增长,必须是就业和收入增加的增长,是实实在在没有水分的增长,是质量和效益提高的增长,是节能环保的增长。

“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概括起来说就是速度有所放缓,但质量更高,结构调整加速,新兴产业发展势头不错。”范剑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评价经济增长速度是否合理,要从就业和物价的角度来看。目前GDP增速虽然比过去低了,但是物价平稳,就业形势良好。2015年上半年,新增就业718万人,完成全年目标的71.8%。经济没有过冷也没有过热,说明经济增长速度是在合理的区间运行。”范剑平说。

增长动力转换,这是经济步入新常态的必然趋势。在经济新常态下,传统的“三驾马车”消费、投资、出口都出现了新的变化,经济增长的动力处在深刻的转换之中。消费的基础作用进一步加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逐步提升。今年上半年最终消费支出拉动GDP增长4.2个百分点,贡献率为60%,比上年同期提高了5.7个百分点。与消费升级有关的商品销售继续快速增长,如,适应假日需求的多用途乘用车销量逆势增长等,而教育医疗、健康养老、文化娱乐等方面还有很大空间。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认识到通过创新供给激活需求的重要性。通过创新,一批符合市场前景、掌握核心技术、质量安全可靠的新产品、新服务将不断激发消费需求,形成一波一波的消费浪潮。同时,随着商事制度等改革的推进,市场主体数量持续快速增加。今年上半年全国新登记注册企业同比增长19.4%,注册资本增长43%,带动了大量就业。千千万万个市场主体通过自己的勤劳和智慧,主动而自觉地开展丰富多彩的创业创新活动,必将汇聚形成强劲发展的新动力。

经济发展新常态,我们面临如下重要节点:

——调整虽然艰难,升级已成大势。上半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投资,服务业增加值占比继续超过第二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速明显高于全国工业平均增速,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升,单位GDP能耗下降。这些变化延续了近年来结构调整的积极势头,显示经济结构正发生深刻变化。进入新常态,也进入了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就要爬坡过坎,从粗放到集约,从低端到高端,结构调整的任务更加艰巨。结构调整不会一帆风顺,也会带来阵痛。我们要坚定方向,咬住青山不放松,统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政策协同配套,尽量减少阵痛,争取结构调整效益的最大化。

范剑平认为,进入经济新常态后,中国最大的国情变化是劳动人口减少。我国80后人口为2.28亿人,90后人口数量减至1.75亿人,比80后减少23.24%。年轻人口的大量减少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减轻了就业的压力,但同时也带来工资成本上升比较快的问题。

新常态、新趋势、新思维。认识把握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也是做好经济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一是速度换挡节点。1978年—2011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总体平均增速保持在了两位数,2012年后则有了相对较为明显的下降。2012—2017上半年平均增速已降至约7%,表明我国经济已步入新的运行轨道,即增长速度从高速转向中高速。

——调控虽然平稳,经济活力增强。上半年,稳增长的任务十分繁重,却没有采取强刺激的调控措施,宏观经济政策保持了连续性稳定性,坚持区间调控,突出定向调控,特别注重深化改革,大力推进简政放权,减税让利,增强企业活力,从而增强经济的内生动力。上半年,全国新登记注册市场主体593.95万户,增长16.71%,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8.41个百分点。经济新常态,需要创新宏观调控思路和方式,培育经济发展的持久动力。从根本上说,就是向改革要动力,向结构调整要助力,向民生改善要潜力;就是要“激活力”,把该放的权放到位,让市场主体真正放开手脚;就是要“补短板”,把该做的事做好,增加公共产品有效供给;就是要“强实体”,把该给的政策给足,夯实发展的微观基础。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劳动力、土地和资本等要素价格上涨,外贸出口和房地产投资等旧的增长动力减弱,中国必须要寻找经济增长的新动力,经济发展方式要从过去的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型。”范剑平强调。

经济日报评论员

二是结构调整节点。我国经济在增速进入换挡期后,结构调整也步入了关键阶段,经济结构总体上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举,具体到产业结构、技术结构、城乡结构、分配结构等都需要进行调整和优化。以产业结构为例,经历了“井喷式”扩张的钢铁、电力和汽车等传统制造部门,生产能力已逐步接近极限规模,再靠规模扩张已经走不下去,需要集中消化过剩产能;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等代表未来制造业发展方向的新兴产业需要发展壮大。

新特征,新趋势。经济运行中呈现的新特征,表明中国经济正在走上转型升级、提质增效的新路子。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已不再是昨天的故事,而是新的探索和创造。

产业结构变化明显

三是动力转换节点。经济发展自有其内在逻辑,伴随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发展方式要从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率型。如果说在高速增长时期,经济增长主要依靠生产能力的规模扩张,即“铺摊子”,那么进入经济增速换挡期后,增长动力就要转向质量提升,即“上档次”。以知识包括科技和管理创新为主体的“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应明显提高。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范剑平指出,经济进入新常态后,我国产业结构的变化非常明显。2012年,第三产业现价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上升到45.5%,首次超过第二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2014年,第三产业比重上升到48.1%,比2010年提高3.9个百分点,2015年上半年进一步上升到49.5%。

从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来看,新状态、新格局、新阶段总是在不断形成,经济发展新常态是这个长过程的一个阶段,是我国经济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优化、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进的必经过程。国际经验表明,这个过程并不是自然过渡的。在1960年被世界银行列为中等收入国家的101个经济体中,截至2008年,只有13个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成功跨越之概率不到13%。只有那些在这个过程中顺势推进以经济转型为核心的制度创新、促进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的经济体,才能成功迈入高收入国家和地区行列。

近几年,第三产业的增长速度均快于第二产业,这标志着中国开始进入后工业社会。“这个结构变化是不可逆的,第三产业比重会越来越大。今年上半年,第三产业增长速度是8.4%,而第二产业的增长只有6.1%。不仅是速度,而且从整个产业的效益来看,最赚钱的产业,附加值更高的产业已经不是第二产业,而是现代服务业。”范剑平说。

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5月在黑龙江考察调研时指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正处在转方式调结构的紧要关口,既是爬坡过坎的攻坚期,也是大有作为的窗口期。

最近几年,我国新旧产业形势出现很大的分化。“你要是到以钢铁产业为主的地方去看,你会觉得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很大;但如果你到精密仪器、机器人以及与高铁相关的企业去看,订单饱满,生意非常火。尤其是现代服务业,与老百姓消费相关的产业,这些年增长都不错,整个社会市场是很繁荣的。”范剑平告诉记者。

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动有为地调整落后、僵化的生产关系以适应不断发展变化的生产力,是中国能否爬上坡、越过坎的关键,是中华民族能否再次抓住机遇、在世界舞台大有作为的根本保障。

他举例说,文化创意产业作为现代服务业中的一个典型,这几年发展非常快。仅今年7月份,我国电影票房就超过57亿元,有三部国产片票房超过10亿元。

(作者:陈东琪,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首席专家、原常务副院长;申兵,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地区研究所副所长)

2011—2014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为54.8%,高于投资贡献率7.8个百分点。2015年上半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上升为60%。

寄望于经济增长新动力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整个经济的前途命运寄托在能否培育出经济增长的新动力上。这需要一个过程。但我相信如果政策到位,大家创新创业的积极性就会充分调动起来,激发出更强的国际竞争力。”范剑平指出。

近两年,国家出台了大量鼓励科技创新的政策,给高科技企业和科技创新型企业财政、金融上的支持。各地也都建立了新兴产业的扶持基金,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一系列政策措施正在各地落地生根。从工商总局登记注册的新企业来看,与“互联网+”和现代服务业相关的代表着未来产业发展方向的新企业在大量诞生。“新生企业量要比传统企业注销的量大得多。在新旧动力转换的过程中,新动力的培育进展还是不错的。正是由于我们有新动力增长的支撑,经济增长虽然有下行的压力,但减速不失势。”范剑平说。

“经济增长速度比过去稍微低一点,但是换来的蓝天白云更多了。”范剑平告诉记者,进入经济新常态以后,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还有一个很明显的体现是环境的改善。2011—2014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累计下降13.4%;2015年上半年,同比下降5.9%。

评论
载入中...